M88

M88

M88

M88

有关新加坡政治、社会、文化的报道、分析与评论

平行世界4

with one comment

殷素素    2021-7-18

说“讨论敏感课题目的手段心态须合一”“维护社会和谐不能流于表面须从内心出发”“不要让偏见走向极端”“强调责任以落实权利”,其实都是回避问题和制止讨论的撒手锏,因为“散漫不理性”可是个天大的罪名。

平行世界4和的印证了素素有关“平行世界”的譬喻。

叶大爷把华校生定性为独善其身、息事宁人,“抵抗西方歪风”只会找《四书五经》的窝囊废——因为学校走廊和楼梯转角处,挂满了训育主任用粉笔苍劲写上的各类修身警句,“满遭损,谦受益”“礼多人不怪”“病从口入,祸从口出”;课文和课外读物均是“孔融让梨”“人心不足蛇吞象”之类的道德故事,以及“静坐当思己过,闲谈莫论人非”“己所不欲勿施于人”等为人处世的教诲。而王教授则认为:

叶先生的这个观察,和我对历史和现状的认知相差太远。我完全不否认前南大生有许多确实能逆流而上,发光发热,可是难道他们就没有控诉受到“系统性歧视”?只要我们认真倾听老一辈华校生的心声,他们对如何在一个以英语至上的社会遭受到系统性的排斥的感受,我们岂能没留意到?在他们的那个时代,因为政治环境的关系,他们的声音无法集中性地在媒体上爆发,但并不表示不存在。

所以说叶鹏飞和王昌伟的世界是平行的。在叶鹏飞的世界里,那些出现在他工作职场的同侪,或许都如他所形容的那样:夹着尾巴做人;虽然很不幸地在英语世界选择了华文,却能成为统治者钳制华社的工具,所以能够吃好穿好,靠华文吃饭,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。而王教授却从历史的研究中,发现华校生也有“造次亦如是,颠沛亦如是”,“虽千万人吾往矣”的先行改革者。然而,王教授也还得感谢叶总的恩赐;要不是那篇社论,在讨论种族问题时无理无据的情况下,诋毁了“”批判式种族理论”(Critical Race Theory)”(搞不好飞少就是那篇的执笔人),引起学者们的反弹,以至于吴新迪要出来圆谎,说什么“广开言路、海纳百川”,才会有蔡永兴就“强制归还托盘是精神文明范畴吗?”与老吴(老番癫吴俊刚)商榷。接着是王昌伟与叶鹏飞商榷。要不然联合早报言论版的一言堂早已是老太婆的旧棉被——盖有年矣!

为什么会有截然的不同理解呢?这不免又要回到鱼与水的观察。根据CRT的洞见Permanence of Racism(种族歧视的永久性):“这个世界上没有non-racist(非种族歧视者),只有racist(种族歧视者)和anti-racist(反种族歧视者)。有人认为自己不是种族歧视者,或者没觉得有什么系统性歧视,那是因为歧视太过结构化以致于人们习惯了或者没觉察出来。就像鱼在水中,无时不刻不在吞吐着水,但不一定觉察到水的存在。”要是某些人在社会生活里爬上高层,快乐得如鱼得水,久而感觉不到水的存在,他不免要说“不若相忘于江湖”。反之,要是人活得憋屈、压抑,就只好“相濡以沫”来抱团取暖了。

要是您家里有串流平台,就可以看到很多美国的单人脱口秀。这类秀基本分成两大类:白人谐星和有色人种谐星。白人谐星的题材大多取自政治、性和哲学这几类,其余有色人种在美国社会基本都以种族歧视或自嘲来搞笑。在以白人为主的美国社会,由于种族歧视太过系统性和结构化,以致有些白鱼察觉不到水。反观有色人种深受其害,连搞个笑都忘不了种族歧视。最近看了亚裔谐星钱信伊(Ronny Chieng)的一台脱口秀,主题是“美国需要一个亚裔总统”,实在是笑到肚子疼。他说亚裔对美国白人黑人的纷争一点都不上心,毫无感觉,因此绝对可以作为一个客观的仲裁者和国家的执行者。他还说,亚裔做总统,没有政府停摆的问题,因为我们(亚裔)连圣诞节都依旧开门做生意,感恩节对我们来说一点意义也没有……钱信伊无意中就点出那个系统性和结构化的“水”了。邻国的谐星也是一上台就会调侃新加坡和新加坡人,因为他们也是从旁人的角度觉察到系统性和结构化的痛处;相信大家都听过“新加坡的鱼死不开口”,又或者“好几国人流落荒岛,新加坡人必等政府XXX”的笑话。

所以执政党动员几家官媒搞什么“种族问题”座谈,然后“学者”一直认为“我国整体上不存在系统性种族主义”,那也只能说自欺欺人罢了。至于华文报则有意识地把这类讨论归纳为“自由主义、西方歪风”流毒,“认贼作父”的结果,照搬乱套只会是使“种族问题的讨论复杂化”。然而执政党的领导层向来对华尔街那些歪理都是亦步亦趋的,什么没百万留不住精英人才,花生米只会引来猴子,优待富人才会有涓滴效应(Trickle effect),让全民受惠。至于说“讨论敏感课题目的手段心态须合一”“维护社会和谐不能流于表面须从内心出发”“不要让偏见走向极端”“强调责任以落实权利”,其实都是回避问题和制止讨论的撒手锏,因为“散漫不理性”可是个天大的罪名,多年前梁文道已经点破:

理性不再是在论辩过程中层层深入的探索,不再是不同观点的仔细铺陈;而是各说各话,温吞客气,然后不争论。仿佛大家都很害怕认真地面对立场与价值,想方设法地回避那些伤感情的问题,并且声称这才叫做‘理性’,还要拿它当做言论自由的证明。

一条回应

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.

  1. 大笔锋头秀句红,细聆虫响度霜丛。
    鹏飞文字真呼道,巧使天音妙言隆。
    岛国昨宵残叶雨,小城今夜败花风。
    平奔世界春云说,谁惜凡夫苦水蒙。
   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

    德仁

    7月 22, 2021 at 11:37 上午


发表评论

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