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88

M88

M88

M88

有关新加坡政治、社会、文化的报道、分析与评论

Posts Tagged ‘吴新迪

平行世界4

with one comment

殷素素    2021-7-18

说“讨论敏感课题目的手段心态须合一”“维护社会和谐不能流于表面须从内心出发”“不要让偏见走向极端”“强调责任以落实权利”,其实都是回避问题和制止讨论的撒手锏,因为“散漫不理性”可是个天大的罪名。

平行世界4和的印证了素素有关“平行世界”的譬喻。

叶大爷把华校生定性为独善其身、息事宁人,“抵抗西方歪风”只会找《四书五经》的窝囊废——因为学校走廊和楼梯转角处,挂满了训育主任用粉笔苍劲写上的各类修身警句,“满遭损,谦受益”“礼多人不怪”“病从口入,祸从口出”;课文和课外读物均是“孔融让梨”“人心不足蛇吞象”之类的道德故事,以及“静坐当思己过,闲谈莫论人非”“己所不欲勿施于人”等为人处世的教诲。而王教授则认为:

叶先生的这个观察,和我对历史和现状的认知相差太远。我完全不否认前南大生有许多确实能逆流而上,发光发热,可是难道他们就没有控诉受到“系统性歧视”?只要我们认真倾听老一辈华校生的心声,他们对如何在一个以英语至上的社会遭受到系统性的排斥的感受,我们岂能没留意到?在他们的那个时代,因为政治环境的关系,他们的声音无法集中性地在媒体上爆发,但并不表示不存在。

所以说叶鹏飞和王昌伟的世界是平行的。在叶鹏飞的世界里,那些出现在他工作职场的同侪,或许都如他所形容的那样:夹着尾巴做人;虽然很不幸地在英语世界选择了华文,却能成为统治者钳制华社的工具,所以能够吃好穿好,靠华文吃饭,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。而王教授却从历史的研究中,发现华校生也有“造次亦如是,颠沛亦如是”,“虽千万人吾往矣”的先行改革者。然而,王教授也还得感谢叶总的恩赐;要不是那篇社论,在讨论种族问题时无理无据的情况下,诋毁了“”批判式种族理论”(Critical Race Theory)”(搞不好飞少就是那篇的执笔人),引起学者们的反弹,以至于吴新迪要出来圆谎,说什么“广开言路、海纳百川”,才会有蔡永兴就“强制归还托盘是精神文明范畴吗?”与老吴(老番癫吴俊刚)商榷。接着是王昌伟与叶鹏飞商榷。要不然联合早报言论版的一言堂早已是老太婆的旧棉被——盖有年矣!

为什么会有截然的不同理解呢?这不免又要回到鱼与水的观察。根据CRT的洞见Permanence of Racism(种族歧视的永久性):“这个世界上没有non-racist(非种族歧视者),只有racist(种族歧视者)和anti-racist(反种族歧视者)。有人认为自己不是种族歧视者,或者没觉得有什么系统性歧视,那是因为歧视太过结构化以致于人们习惯了或者没觉察出来。就像鱼在水中,无时不刻不在吞吐着水,但不一定觉察到水的存在。”要是某些人在社会生活里爬上高层,快乐得如鱼得水,久而感觉不到水的存在,他不免要说“不若相忘于江湖”。反之,要是人活得憋屈、压抑,就只好“相濡以沫”来抱团取暖了。 阅读更多 »